回家 第A05版:益年 20190201期 都市女报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回家 第A05版:益年 20190201期 都市女报


回家 第A05版:益年 20190201期 都市女报


回家 第A05版:益年 20190201期 都市女报



  

女报记者 孙墨琦
  家是什么?是感情的寄托,是温暖的避风港,是父母摇手相望的期盼,是打开门满满一桌菜的满足。
  连日来,记者在走访中,感受到不同人的家的概念。在社会福利院中,老人们忙前忙后地帮着工作人员挂春联、贴福字。在麻风病防治院中,患者们围坐一起,看着丰富多彩的联欢节目。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笑容,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忙年的喜庆气氛。
  “比起之前一个人过年,我更喜欢这里,这里更有年味,‘兄弟姐妹’在一起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在福利院已经住了9年的赵洪河老人感慨。
福家少年和妈妈相见喜出望外
社会福利院:这里就是家
  这个家庭里有着300余名老人孩子,90%以上存在不同的残障情况,一半以上的老人需要常年卧床,从19岁到90岁不等,这就是济南市社会福利院这个大家庭的人员构成。
  在这个特殊家庭中,大家都怎么过年?记者走进社会福利院后发现,用热闹非凡、张灯结彩来形容大家忙年的场景一点都不为过,福利院共分为三个区域,自理区、卧床区、智障区,大家你帮我一把,我帮你一把,正在为这个“家”打扮出新年的模样。
福家少年
  “前段时间,听到孩子们说想念在唐王镇的爸爸妈妈,我们就抓紧打电话跟他们曾寄养过的家庭咨询能不能见面。”济南市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沟通后了解到,家长也特别想念孩子们,提议说一起过春节。由此,1月24日一早,6位福家少年回“家”过年。
  当天,在济南市唐王镇纸坊村的6个家庭一大早就赶到村委大院等着接孩子回家。孩子们曾经在唐王原寄养基地生活过一段时间,短的寄养过几个月,长的有十几年时间,虽然他们离开基地的时间不一样,但这次都是他们离开后,第一次回到原寄养家庭过年。
  为了这次相会,孩子们提前一天便开始收拾行李,还给爸爸妈妈们准备了小礼物。饼干、小蛋糕都是孩子们自己动手做的。从福利院到唐王1个半小时的车程,一路上孩子们甚是兴奋。
  下了车,福帅一眼就认出了爸爸妈妈,连忙跑上前依偎在爸爸身边。一声“爸爸”,让福帅爸爸瞬间泪奔,用双手捂住了落泪的眼睛。福帅很是乖巧的在一旁为爸爸擦拭眼泪。福世孟刚一下车,就收到了妈妈颜庭芹送上的新年礼物,一件黄色羽绒服。虽时隔许久未见,颜庭勤依旧记得孩子喜欢的颜色。
  即便多年未见,再见面依旧感情如初,“孩子高了也壮了”“变漂亮了”“头发长了”每一个变化爸爸妈妈们都看在眼里,他们红着眼眶,紧紧拉着孩子的手不放。
  据了解,6个孩子中,原本有2个孩子的父母因为家里空间小,原计划是这次见上一面。可见面后,他们抑制不住情绪,主动要求孩子留在家里过年。
满汉全席
  回首过去自己的新年,今年76岁的赵洪河老人总是忍不住叹气,那是一段他不愿意回首的往事。双侧膝盖都有不同程度的疾病,让他下床都难,独自居住的他,无法去哥哥姐姐家过年,就自己在家简单吃,除夕夜上煮一包速冻饺子,对他来说已经是人间美味了。
  而如今,记者见到赵洪河老人时,他刚走出活动室,“刚才忙着贴福字,做拉花呢,忙得我满头是汗,回屋喝口水。”赵洪河老人在社会福利院已经待了9年时间,在他的心目中,早已把这里当家了,在这里他做完了膝关节的手术,如今不用拄拐也能走路。“前几日,家里亲戚来看我,我还给他们说,这就是我的家,我要在这过年,哪也不去。”
  赵洪河告诉记者,福利院里活动多,一过了小年每天都有活动,小年夜有联欢会,腊月二十四又开始忙活着挂福字,听说还有好多有奖活动。“这就是我参加活动中的奖。”赵洪河向记者展示了枕头边放着的手电筒、水杯,这都是他参加游戏的奖品。
  比起之前的速冻饺子,年夜饭是赵洪河现在最期待的,“每年过年都会有院领导、各个科室的工作人员陪着我们过年,那真是‘满汉全席’,大家坐在一块热热闹闹,有孩子有老人,有表演有奖品,不亦乐乎。”除夕传统
  比起普通上班族计划过年七天乐,护士长谷波考虑的更多的是除夕该做什么活动,哪位老人需要提前做感情疏导,哪位老人过年那天需要特殊叮嘱饮食。
  “过年对于我们来说,无论放不放假,大家都会不谋而合地选择来陪伴老人过年。”谷波介绍,来福利院工作4年时间,除夕夜来福利院过年已经是传统。“对于老人来说,我们已经不单纯是工作人员,更多的是他们的亲人、孩子,过年他们更希望有孩子陪在身边。”
  记者了解到,谷波曾是一位急诊科护士,经常跟随救护车进行院外抢救。自从有过老人心脏骤停却因没有孩子陪伴而失去生命的经历,他感悟到老年人是更需要陪伴的人群,因此毅然决然选择到社会福利院工作,陪伴更多的老人,为他们的健康保驾护航。麻风病防治院:特殊的年夜饭
  距市区十余公里的济南西郊,一条小路尽头,是成立于1926年的济南市皮肤病防治院麻风病住院部。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院里,每年还是会有20余位麻风病患者留院过年,几乎没有家人来探望,但是这个新年他们不会感到冰冷,医护人员除了陪伴左右,还和他们一起准备特殊的年夜饭。这些医护人员身兼了医护、管家、保姆、亲人等多个角色,数年如一日。
  济南市皮肤病防治院麻风病住院部主任于德宝告诉记者,虽然医院是山东省现症麻风治疗中心,但新发病例确实越来越少,济南从2012年开始已经鲜有新发的麻风病患者。这些曾患有麻风病且已治愈的麻风病康复者虽然不再是病人,已经不具有传染性,但年老残疾的他们出院后生活有诸多不便,于是都把医院当成了家。
  护士长李娟介绍,很多老人一到过年过节就开始哭或者闹腾,因为他们太想孩子了,这时候医护人员就要“勤动脑筋”。“过年过节都要包水饺,医护人员亲自下厨,要包近2000个,累得手都捏不上皮了,但是看老人吃了水饺露出笑容,感觉也值了。”
  于德宝介绍,在防治院有个传统,每年除夕,都会有院领导到院里陪患者一同吃顿年夜饭,这顿特殊的年夜饭可不一般,是医护人员亲自计划、采购、下厨制作的。除夕当天无论是否当班,大家都会自觉地买好食材,自觉地赶来准备,为的就是让患者们能热热闹闹过大年。
  院领导慰问住院老人

上一篇:治愈无趣,2019年春节紫禁城霞公府周边享乐资源盘点 下一篇:2019年央视春晚第四次彩排 语言类节目微缩呈现社会热点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